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三百六十一话 奇怪的逆转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8:34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三百六十一话 奇怪的逆转

吉利亚究竟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这其中只有她自己才能勉强感觉出来。不排除逃到这个国家后她被仇恨蔽了双眼,可憎的战斗活脱脱剥离了她生命中几乎重要的一切,然而她依然没有意识到生命中加重要的存在。

此刻她脑袋清醒了一些,恢复过来的意识终于发现自己险些被植野暗香杀害的事实,这虽然是俘虏应该遭遇的,但是还是吓到吉利亚的心灵。姑且不论这个女人本身的年纪,她那娇小的身材就不曾受过这么可怕的创伤。

睁大双眼的吉利亚竭力和视野中的模糊进行对抗,不让自己再度昏睡过去。她发现这装饰有些可爱的房间,一点也让人感觉不到俘虏应该有的待遇,难道自己被俘获,差点被杀死只是幻觉,好包括莫文的事情也一并是幻觉那就好不过了。房间的整体观察并不到位,因为吉利亚发现自己仅仅只是坐在某个角落里面,而不是被放置在存在的大床上面。她恢复过力量的双手想要撑起身体至少蹲起身子,但是一股拉力将胳膊拉向了身后,视线极速瞥视。吉利亚看到后背搁的生疼的细柱子。铁质的柱子从地面直通天花板,虽然细巧可是却比坚硬。吉利亚的手腕靠着那只该死的手铐,并且还绕过了柱子,这样反背的双手根本不能让她站起来,而且手铐还被限制在柱子上的某块区域,迫使她只能够蹲着。

力的摇头,吉利亚想要叹口气表达自己的幻想破碎的悲哀,可是这依然是不可能的。她的嘴巴似乎被东西封住,唇间的压力让她不能张开哪怕一条小缝,呜咽的声响从喉咙传输而来却只能扫兴的打回原籍。

细细琢磨起来,这粗糙的封口装置可能只是胶带一类的东西。也许是担心俘虏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可是被这样拷住的吉利亚根本什么事情也做不到。身体能够够到的东西不算床沿那就只有空气,偏偏这个角落收拾的非常干净。只有吉利亚拼尽力才可以用脚尖搭上床边。

这间卧室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吉利亚醒转不久就发现床铺上方躺着一个身影。反转身体的人影睁开双眼看到清醒的吉利亚。这个女人是月久,似乎仅仅只是休养生息和消磨时间躺在床上,现在看到吉利亚本人,她便开心的坐起身子。修长的双腿落下地面就迅速的跨出一步赶到吉利亚身边,让人误以为是女仆赶到女主人身边听候差遣,其实用看到玩具开心的孩子飞奔而来加可以说明问题。

“你感觉怎么样啊,小公主。嘿嘿。”月久走过来蹲在吉利亚前面,完不去管松散大开的衬衣仅仅只是为了确认俘虏就让她很是开心。“我们的会长啊,很是倔强,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为了争取你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就不打算说些什么感谢的话么?小鬼,嘿嘿。”开心至极的月久松动了一下浑身僵硬的部分,然后伸出手掌默默不能反抗的吉利亚的脑袋。

过了一会,兀自开心的月久这才发现吉利亚干瞪着眼睛望着自己。她知道是因为胶带封住她的嘴巴的原因。本来是打算让吉利亚好好说些话的,但是乔丹交付俘虏时再三交代一定用这胶带封住她的嘴巴,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她的幻术不会从嘴巴漏出来。

那胶带可不普通,月久看着乔丹从怀里掏了半天才拿出来,这说明和给候存欣的道具一样是重要的魔法用品。现在贴在吉利亚嘴巴上的部分还画着一只黑色的大叉子。露骨的封印模型真的达成了一定作用,原本能够进行心理暗示的吉利亚完集中不了精神,所以即使月久就在她的身边休息也没有受到干扰和控制。

月久伸出一只手想要撕开那胶带,但是刚一触碰到吉利亚滑嫩的肌肤就立刻缩回手,一副开玩笑的嘴脸让吉利亚浑身气不打一处来,外加失望的负面情绪就加是剧烈。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了,来人是林爱丽。她是来递给狱卒月久午餐的,虽然只是打打酱油,不过爱丽还是紧张的问道:“身上伤没事吧?”

“没事的,经过简单的治疗现在就算打十个都不在话下。”做出伸展肱二头肌动作的月久一脸笑容,早在吉利亚清醒以前,月久和候存欣就分别被乔丹钦点的推拿师按摩了一把。虽然对于点穴不会有本质上的成效,不过可以大大缓解中招的人的不适症状。而伤痛较高的丽雅和陈静则分别受到三位随行女仆的看护,布劳德对于变身女仆的事情还是非常喜欢的,近和丽雅的两个女仆关系非常亲密。

爱丽自然是不会再担心这个家伙,将简单的西式午餐交给月久就陷入了沉思。吉利亚虽然不能凝聚干扰能力,但是她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月久和爱丽心中担心的对象,那个人就是承受多伤害的植野暗香。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强烈的打击,这样怎么可能还活着,当然事实上植野暗香依然活着。

“月久,你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爱丽用手指捏着自己的下巴,细细打量坐着的吉利亚,这个小女孩的身影一下子缩短了好几倍,看起来立刻楚楚可怜起来。

“还有什么好方法么?我们啊”中途停顿的月久轻声一笑,随后演戏般的嗓音像是特别说给吉利亚听的一样。“我们呀必须练习一下残酷的刑法,如果这小妮子不肯说些有用的,就对她使用十八般兵器,煎炒烹炸,片刮割断,所不用其极的话这小身体应该架不住疼痛的。”月久撇撇吉利亚,她看到这小小的身影在瑟瑟发抖,原来不能集中的吉利亚经这一吓变得分不清月久是不是虚张声势了,这倒大大地惊吓了这个身材上娇小的存在。所谓的恐怖就是以大压小,只有这么做才能够达成真正的目的。

不过,月久还是知道一件事情的,那就是假使她们不够努力,假使暗香不豁出性命的话。这小丫头就真的要遭遇可怕的命运了。按照假面军团一路合作而来的尿性,月久再清楚不过了,他们一定会把吉利亚折磨得不成人形。首先关押她的地方就不会在这么豪华的房间

月久摇摇头,然后放下餐盘走向门口:“我去外面散散心。总是想着刑法刑罚的身心都不健康了。麻烦你和马上到来的kie好好看着,一定记得不要打开那家伙嘴巴的封印,不然很难不受控制。”

“诶,等等啊,我一个人我怕”爱丽其实没有什么好怕的,但是她真的很不习惯独当一面处理问题,不知道陈静或者是暗香是怎么坚持作为首领的工作的。做决定或者是守候都是既残忍又可怕的。

当月久离开后,吉利亚便开始奋力的扭动身体,好像拉动手臂就可以把杆子拉断一样,她也在尽力想要站起身子。因为总是屈腿坐着什么也办不到。空洞空洞的声响立刻吸引了爱丽的注意力,她惊讶的看着奋力挣扎的小巧身影,完感觉不到这家伙是这么的有活力。

“不准动!!别以为我是吃素的。”虽然很是担心,但是爱丽却有些生气,明明月久在的时候这么老实。这家伙现在却这么亢奋,这种对于自己的看不起的态度让爱丽气愤难当。她看到床边放着乔丹派人搬过来的大量刑具,为了给点厉害看看,抄起地上的麻绳就冲向吉利亚。抱住吉利亚踢打乱动的双脚就是一顿绳捆索绑,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是这么的麻利

数十分钟后。月久心情好了许多。当她回到房间的时候没有看到爱丽,也没有发现kie进来过。索性这马虎的家伙有好好把吉利亚看好,小女孩身体的吉利亚双脚被缠绕了好几圈绳子老老实实的坐着。当她看到月久进来后,焦急的神情出现了汗水,封住的嘴巴不停地呜咽。

一时兴起的月久蹲下来开心的捏着她的鼻子,像是在作弄,又像是一种人知道的恶作剧。虽然想要问问爱丽去哪里野了,不过想来这家伙一定不知道门外的事情。如今对于她好的保护就是完封锁,因为这个屋子以外的人都想要得到她这个情报,奋力挣扎越发焦急的吉利亚似乎毫不领情。

这一点让月久不高兴了,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这么着急,难道是失火了么?月久轻轻问道:“怎么了?想上厕所么?还是什么。”但是吉利亚疯狂的摇头,而且呜咽的声音加激烈,她摇头的动作像是磕了药丸。

到底怎么了?

忽然,房门打开kie走进来慌忙的说:“抱歉哈,说好的换班我耽搁了。阿勒?”露出奇怪表情的kie看向月久,然后迅速假面化,空间中立刻传来碎片崩碎的响声,轰隆隆的声音就像是某种结界的破裂。

月久身后一个本来不存在的人影出现了,她发出了切的声音。因为莫名进入的第三人,结界的法式被奇妙的力量击破了。月久看到她身后站着的人正是应该被重重锁定的吉利亚,而自己面对的那个人却是爱丽。焦急的爱丽就是为了说明这样的情况而奋力的扭动身体,原来这一切像是幻术一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为什么呢?吉利亚怎么做到的呢?

呼啸而来的一记手刀径直挥向月久毫防备的颈部,然而

上期章末问题的答案是扎克伊万斯

作者的点评:我不知道放在这话结尾算不算剧透,但是就算告诉你们下一话扎克会出场,你们也会去猜为什么吧。

第十三问题:请问这一话中为什么吉利亚能够释放幻术让爱丽给自己顶包呢?

因为爱丽的力量较弱。b因为爱丽撕开了那嘴巴封印

因为吉利亚弄开了后背的手铐d因为爱丽给吉利亚动用私刑

唐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广平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的新方法
云南治癫痫病的好医院
陕西治疗白癜风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