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盖世战神 第315章 张老头的铁嘴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7:36

盖世战神 第315章 张老头的铁嘴

“我观小先生您气宇不凡,神光内蕴,一表人才,乃是将来社会上精英中的精英。不禁心生感叹,想为小先生您看一看面相,顺便测一测您的人生难题

靠这老头,这些话也太老套了吧,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就不能换个花样

孙言心生鄙夷,觉得这张老头就算是做骗子,也是相当不合格的,至少把扮相弄得好看一点,整得像一个高人,莫测高深。那样一来,才能骗肥羊上钩嘛。

这时,人群中传来窃窃私语,议论声隐约传来。

“咦这姓张的死要钱,又开始骗钱了。”

“这次是哪个冤大头上钩?切,看样子是第一次来。”

“当然,除了第一次来的人,姓张的这个死要钱,还能骗得了谁。”

“嘿嘿,你还别说,那些被骗的家伙,可是一个个都……”

之后的话,声音极低,语焉不详,孙言听得并不清楚,不过,越发能够确信,眼前的这个老者就是一个骗子,并且,还是水准很低的骗子。

对于这种人,孙言当然是以牙还牙,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丨

于是,孙言微笑道:“这位张老先生,您真是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我这个人的本质。不过,我一向谦虚低调,你刚才那些评语,就算是真的,也不该说得那么大声呀。”

身后,陈王和常承顿时绝倒,两人对于孙言这个性子,也是无可奈何,这个好友有时候就是这么操蛋。

张铁嘴呵呵笑着,露出焦黄的烂牙,摇头晃脑:“艾,小先生此言差矣,您这样的人才,仿佛是黑夜中的萤火虫,到那里都是光彩夺目。否则,像我这样的老眼昏花,又如何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看到了你呢?”

奶奶个熊,这台词怎么这么耳熟,刚才陈家的那个下属,不会也光顾过这个摊位吧,估计被坑了不少。

孙言暗中腹诽,嘴上却道:“谬赞,谬赞。张老先生,你既然想帮我看面相,那该怎么收费呢?”

“简单。我看了小先生的面相和手相,就能说出小先生的身世和经历大概。并且,也能预知您的前途如何。”张铁嘴昂着头,仿佛真是上至三千年,下知三千年的哲人一般。

奶奶个熊,老家伙,你也太能吹了。光看我的面相和手相,就能知道我的身世和经历。你真当自己是神仙?现在可是星际大航海时代,有个狗屁的神仙妖怪。

孙言暗中冷笑,脸上却微笑道:“哦?那如果说错了呢。”

“说错?”张铁嘴眉角一斜,傲气冲天,指着身后墙壁上的栏杆,“简单。我看完小先生的手相,说上三句您毕生难忘之事,如果说错一句。小先生您直接砸了我招牌,把我绑了,吊在那个栏杆上,当街示众。”

闻言,孙言眼睛一亮,暗道,老狗,你这牛皮吹得太大了。哼哼,到时候,就算你说对了,哥哥我也说是错的,你又能奈我何?总之,你这老骗子是逃不脱被绑,被吊,当街示众的下场了。

“那好,就麻烦张老先生一观了。”孙言微笑着,将手递到张铁嘴面前。

张铁嘴缓缓点头,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端着孙言的手,仔细的观看起来,那模样倒是煞有其事

猛地,就见张铁嘴浑身一颤,霍然抬头,目露奇光,脸上浮现惊骇欲绝之色,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

见状,孙言暗中更是冷笑连连,装老家伙,你就装吧,你这演技也太假了点,哥哥我看你怎么收场。

“小先生,您……”张铁嘴欲言又止。

孙言心中更加鄙夷,觉得两者角色对调,由他来设套行骗,也比张铁嘴逼真很多。

“张老先生,您有什么话,尽管说吧。”孙言微笑说道。

张铁嘴睁着浑浊的眼睛,端详着孙言,轻声道:“小先生,您很小时的记忆,是否还有印象呢?”

一句话,孙言的面容顿时凝滞,心中掀起惊涛骇浪,目绽精光,瞪视着张铁嘴,似是想将这位老者看一个通透。

“这位老先生,您是怎么知道的?”孙言的语气,已没有丝毫的温度。

注视着张铁嘴,孙言面色冷肃,眼角流露出一股冷意,心潮起伏,胸口滋生一丝杀意。

他8岁之前的记忆,犹如一面支离破碎的镜子,呈现一道道的裂缝,始终不太清晰。孙言猜测,这种记忆缺失的症状,应该是儿时那场严重车祸之后,所造成的后遗症,并不太放在心上。

可是,由张铁嘴口中说出,那又是另一回事。能够知晓他儿时遇到的车祸,那必然是对自己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巨细无遗。

孙言首先想到一个可能,张铁嘴是许家派来的人,意图是警告他,并且,极有可能对自己的父亲不利。

顿时,孙言心中杀意弥漫,他不能容忍自己的亲人受到伤害。

“这位老先生,您是怎么知晓的?”孙言又重复问了一遍。

张铁嘴一挑眉头,得意道:“看我的招牌,上知三千年,下知三千年,以我这样浩瀚无边的学识,这点事情又怎么难得倒我?”

周围,响起一阵呕吐声,许多人神情鄙夷,捂着胃部,对张铁嘴的自吹自擂感到相当恶心。

“您请继续。”孙言冷笑说道。

张铁嘴煞有其事的点头,面色肃然,继续观察着孙言的手,道:“按照小先生的手相来看,您孩童时原本出身高贵,家世无与伦比,举世无双。可惜,后来却遭遇大变,历经千难万苦,方才得以逃脱。也幸亏小先生勤奋刻苦,坚韧不拔,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杰出成就。”

“呃……”

孙言顿时傻眼,心中的杀意烟消云散,嘴角抽搐,木然地瞪视着张铁嘴。

这什么跟什么?这老家伙,差点被他给忽悠了。

周围的人群中,许多人涨红了脸,欲言又止,一阵阵窃窃私语声传出。

“张铁嘴这个死要钱,又来这一套了,就不能换个花样么?”

“艾,他这叫以不变应万变。同样的说辞,总能撞到肥羊的。”

“你还好意思笑,当初,你不就是被这万金油的说辞给唬住,心甘情愿的掏了10万信用点吗?”

“他娘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再提这事,老子跟你没玩。老子是看张铁嘴这么大年纪,可怜他,才给了10万信用点。”

孙言双耳微微抖动,他的六识无比敏锐,堪比九级大武者,即使是在这样嘈杂喧闹的环境中,依旧能听得清楚明白。

“张老先生,请继续。”孙言面无表情,说道。

张铁嘴已彻底进入神棍状态,握着孙言的手,摇头晃脑说道:“小先生幼时虽遭遇人间不幸,父母双亡,但是,现在已是拨云见日,犹如天空高悬的一轮骄阳,必将绽放万丈光芒,浩瀚星空,唯有您这样的人物,方才是大时代的音符。”

“我只能说这么多,言尽于此。我和小先生一见投缘,这一番卜算,就算你50万信用点吧。咦,小先生,您于什么……”

奶奶个熊,你这老家伙才父母双亡呢

孙言霍然起身,从万能背包里拿出一根绳子,这是军用的绳索,极为坚韧。不由分说,速度飞快,就将张铁嘴绑了个结结实实,拖着他往墙边的那根栏杆走去。

“艾,小先生,您这是于什么?”张铁嘴惊恐大叫。

孙言撇嘴,冷嘲道:“张老先生,您刚才不是说了么,说错一句,就直接砸了你的招牌,把你绑了吊在栏杆上,当街示众么?我是一个守信的人,只能这样办了。”

“我说错了?”张铁嘴瞪大眼睛,连连挣扎,怪叫道:“不可能,我上知三千年,下知三千年,无所不知。怎么可能算错。”

靠,这个老神棍,还真当自己是神仙了?也不瞧瞧现在是什么时代。

孙言暗中狂骂,径直拖着张铁嘴到栏杆边,把他吊起来,栓牢绳索,道:“张老先生,您这招牌,我就不砸了。如果周围的朋友,有谁愿意放你下来,我也不会阻拦。不过,您骗人的伎俩实在太烂,下次还是改进一下,再出来招摇撞骗吧。”

“不可能,我张铁嘴铁口直断,童叟无欺,绝不会出错。”张铁嘴被吊在半空,依旧嚷嚷着。

这时,周围的很多人按捺不住,大笑出声,嘲笑着张铁嘴的丑态。将他以前很多行骗不成的丑事,当众一一说了出来。

奶奶个熊,闹了半天,原来是一个精神错乱的老疯子,哥哥我何必和他一般见识。

孙言无奈摇头,与陈王、常承一起,转身钻入人群,朝着前方的目的地走去,对于这一出插曲,并没有放在心上。

街道上,盗墓者集市的人群熙来攘往,行人如织,却是没有一人上前,解开绳索,将张铁嘴放下来。

这种情况,倒不是世态炎凉,人情冷漠,而是因为这里是盗墓者集市,南风域最大的黑市之一,能够来到这里的人,大多是见闻相当广的武者,深知这里的水有多深。

这里龙蛇混杂,随处都可能遇到厉害的高手,也有很多怪癖之人。谁又敢确定,张铁嘴不是喜欢这个调调,自己把自己调在这里的呢?如果贸然上前,说不定还惹下不必要的麻烦,惹祸上身。

良久,人潮中有一个男子走过来,身形修长,黑发如瀑,目光极为锐利。走到栏杆下,这个男子面带笑容,伸手握着绳索,绳索竟如蛇般抖动,自动松开,仿佛有生命一般,缠着张铁嘴缓缓落地。

“张先生,您好,好久不见。”这个男子微微鞠躬,不卑不亢,气度卓然

六安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泰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承德治疗牛皮癣费用
六安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泰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