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实名制四年之后韩国陷入存废之争

发布时间:2019-11-19 17:54:45

风水轮流转。近日,韩国互联主管部门——广播通信委员会向总统李明博提交了逐步取消络实名制的报告。这个曾经是互联实名制“标杆”的国家,如今开始走回头路,让人不由困惑:络安全、个人隐私和实名制能否共生共荣?

韩国3500万用户信息大泄露

2007年7月,韩国开始实施络实名制,旨在减少上的语言暴力、名誉损坏、虚假信息传播以及不正常的人肉搜索。时至今日,几乎所有韩国站都要求用户真实身份注册。

然而,随着近日韩国SK通讯旗下的韩国三大门户站之一Nate和社交站“赛我”遭到黑客攻击,约3500万用户的姓名、、邮件和身份证号码外泄,由信息泄露带来的垃圾邮件、诈骗等也泛滥成灾。民间对于废除“络实名制”的呼声不绝于耳。基于此,韩国广播通信委员会提交的报告指出,希望修改“民在上注册必须提供‘居民登陆证’(相当于我国的身份证)号码”的法律条款,到2014年,任何站收集和使用“居民登陆证”号码将受处罚。

学者研究:实名制效果有限

韩国首尔国立大学教授禹志淑曾对韩国实名制有过深入研究,并发表过论文《对互联实名制的实证研究》。实名制实施后,她曾经对韩国着名的社区论坛进行了详细的跟踪调查,发现诽谤和语言暴力的跟帖数量并没有明显下降,但是论坛的用户数和发帖数则遭遇滑铁卢。“站的参与人数和发帖数减少了2/3,而因为恶意诽谤、谩骂造成的删帖比却增加了12%左右。”禹志淑告诉《IT时报》,“可以说,韩国络实名制推行四年多,成效并不十分明显,但在遏制互联自由等方面却起着反作用。政府部门在制定政策时,应当研究、考虑使用者实际情况。”

上海交通大学管理学博士生、韩国留学生金宰贤对络实名制的看法更为犀利

,他对《IT时报》说

,“络实名制不会减少不良信息,却往往会带来络安全的风险。对于以络实名制来遏制络不良信息与络犯罪,不能寄望过高。络问题的产生,原因并不在络的匿名性,而是在于络使用者的素质本身。要发泄的民,无论如何,还是要发泄,因此他们会想方设法避开法律,甚至盗用他人的身份证号码进行注册。”

民众观点:黑客与实名制无关

对于取消实名制,韩国民众的看法并不相同。韩国LG公司员工全小姐告诉《IT时报》,她对于这种在上暴露私人信息的情况一直感到不安。“我一直没有在络上加入什么会员。在站无法保障个人信息条件下,如果仍然执意推行这项公共政策,无异于侵害公民的隐私权,如果络实名制是以牺牲用户利益为代价,那么它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但另一名首尔市民金先生却认为,黑客攻击和络实名制是两码事,政府部门应该从络安全问题上做文章,如果因为信息泄露而废除络实名制,是因噎废食。

技术专家 推行实名制不能一刀切

金山络安全专家李铁军(微博)告诉《IT时报》

,“目前在中国,黑客攻击、盗号、盗取信息的情况非常猖獗。韩国此次大面积信息泄露的情况应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在中国这样13亿人口的国家,在安全措施不完善的情况下,推行实名制不能一刀切。”据CNNIC(中国互联络信息中心)统计,今年上半年有过账号密码被盗经历的民数量高达1.21亿,占全体民的24.9%。

律师说法 不是所有站都要实名

从去年上半年韩国门户站大量资料遭泄,到中国的CSDN、天涯账号泄密事件,对于正在摸索中的中国互联实名制而言,无疑泼了一瓢冷水,也引发了民众对于隐私权的担忧。

上海腾信律师事务所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应品广认为,在推行络实名制的过程当中,国家应该逐步构建对自由和隐私的保障机制,否则很难赢得民众的认同。这是各国在推行络实名制中常常忽视的一点。

“实名制应该以强大的隐私保护为依托。就中国而言,在络安全技术、隐私保护没有成熟之前不能急于推行络实名制。”应品广认为,发展络实名制需要政府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和法律保障。比如络服务方可能会对用户个人信息、隐私信息造成泄露和侵犯,实名制也可能给经营个体带来成本升高等问题,这些都需要政府在络服务更宏观、更基础的机制方面给予重点考虑,来克服实名制带来的副作用。

应品广建议可由政府建立具有监管体制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对络使用者的统一身份认证;在络使用费用、税收、补贴等方面给予实名制者更多激励措施。

应品广还表示,实名制的理想发展状态应该是分内容、分阶段的实施。并不是所有的内容都需要实行实名制,“比如与众多经济活动,特别是经营和交易相关的络服务,应该实施实名制;而有些如慈善捐助、举报投诉、互助交流、专业络群组的内部讨论等络服务,不需要强制确认身份。”

银川专治癫痫病医院那好
四川癫痫病医院去哪家好点
新疆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莘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市渝北区中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