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鬼村惊魂 第181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20:52:12

鬼村惊魂 第181章

“天意?什么天意?”我虽然不明白陈玄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从他的表情看来,这件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果然,陈玄听我问他,也不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抬起头望着天空。此时天上的乌云显得更加的厚重,没一会儿,就像是压境的大军。再来“轰隆隆”的两声响雷,霎时间倾盆大雨跟着也下来了。

我和陈玄无处可躲,就只能站在大树下面。因为这场雨来势汹汹,所以即使我和陈玄站在树下,没一会儿功夫,浑身上下还是被淋透了。

下雨的过程持续得并不长,前前后后加起来,就也三分钟的样子。三分钟一过,天上又变了颜色。乌云迅速地褪去了,虽不见朗月繁星,但是倒也清明了不少。

这几分钟,陈玄没有片刻安宁下来了。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天上落下的雨水看,手里还在不住地掐算着。脸上的神情煞是紧张,呼吸声甚至比那时的雨声还要洪亮些。

看雨停了,陈玄冲着刚才坟墓的地方望过去。表面上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样。我俩走上前去,陈玄捡起地上的一个稻草人,稻草人都被刚才的雨水泡胀了,塞在稻草人身体里的纸符,已经退了颜色。朱砂活着水,汩汩地流出来,跟血一般。

“这些稻草人是用不得了,看来要靠我们自己了!”陈玄把稻草人往地上一扔,说话的语气中也不无叹息,神情里也有些失落。

“什么?”

“我说,自己动手挖吧!”陈玄看看地上被雨水打得乱七八糟的痕迹,说话的语气里全都是火气和不安。但是说完之后,他自己没有动手挖,反而是退到刚才的树下去了。

“该不会是让我一个人挖吧?”我心里暗暗地嘀咕,但是又不好说出来。只能是陈玄往哪里走,我的目光便跟到哪里。

但是说来也怪,这一场雨来的蹊跷。原本这周围虽然看起来阴森森的,但是起码心中还有些底儿。现在倒好,一场雨之后,周围像是变了天地一般,阴风阵阵,稍微一不注意,这些阴风就顺着脖子往身体里面灌。灌进去之后,这风就成了一把极其锋利的刀子,割得身上疼痛难忍。

陈玄这一去,没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拿着的是那些做法的东西:墨斗、糯米、符咒、铜钱剑……

他过来之后二话不说,先是绕着这个坟墓走了一圈。然后焚了香,烧了符,又用糯米在地上画了好大的一个圆圈。自己站在圆圈里看着半天,又掐指算了好大一通功夫,把铜钱剑插在坟墓的正对面。又让我替他拉着墨斗,在坟墓上面弹了好几圈的黑线。

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回到我的面前。

“赶紧挖吧!这个阵法持续不了多久!”他回到我身边的时候,只跟我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朝着蹲在地上,迅速地挖起来了。

我看他这幅模样,自己心里一紧。听了他的话,更加是片刻都不敢持续,迅速地蹲了下来,跟着他的动作在地上迅速地挥舞起来。

小孩子的尸骨,已经有一部分录了出来。露出来的部分,已经变成了泥土的颜色。但是尸体上的肉已经腐烂得没有了半点的踪迹,一阵令人恶心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跟陈玄用木棍在地上刨了半天,总算是取了几根完整的骨头出来。但是大部分的尸体,还埋在地上。

说来也奇怪。我们俩这样剧烈的运动,应该会觉得自己汗流浃背,但是这种感觉并没有出现。反倒是越往后面挖,倒是越感觉阴森森的。背后的毛孔,一个劲儿地缩进,冷得我甚至有点颤抖了。

手上也是,不小心碰着地上的泥土的时候,就感觉那泥土想冰块儿一般浸人。

我看看陈玄,他好像并不觉得这一切好奇,只是屏住呼吸,继续往下面挖。

又挖了一会儿,陈玄突然之间停止了自己手上的动作。起初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些,所以还在不停地往下面挖。

“卫风停一停!”陈玄说话的时候,使劲地用自己的手肘撞了撞我。他这一次用的力气不小,差点把我撞到了。

半夜跑来挖坟,我的心里本来就不爽。他现在这么一来,我的心里就更不爽了,怒火“蹭”地一下冒了上来。我整个人也跟着站了起来,冲着他就是一阵大吼:“你干嘛啊!”

陈玄也许是心里正想着其他的时候,只是邪过身子,不咸不淡地瞟了我一眼,并没有将我的不爽放在心上。还是自顾自地看着地上的东西,然后用手里的木棍挑起地上的东西,对我说:“你看这个!”

我看他挑起来的东西有古怪,所以火气瞬间便被好奇取代了。蹲在地上,细细地看他手里的东西。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陈玄看我看的专注,所以慢慢地对我说。

我细细地看看陈玄手上的东西,这个东西似曾相识。再仔细看看,我就更加肯定自己认识这个东西了,它不是别的,正是当时我从楼芽山上下来的时候,齐叔送给我的那个道符咒。

原本我是不认得这个东西的,但是看着上面的络上,连着打了好几个结,便能够确定这个东西就是之前齐叔给我的那一个。

“它怎么会在这里?”我意外地看见这个东西,早已经是目瞪口呆了。我记得之前,我是亲手把这个东西交到了倪睿的手上。但是倪睿死后,这个东西就消失不见了。我也曾经苦苦找寻了好几天,但是一直都没有任何的结果。怎么,如今它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个孩子的尸体上面了?

“你认识这个符?”陈玄看我脱口而出的劲,便知道我跟这个符咒之前肯定有些什么事情。所以迅速地从地上站在起来,疑惑地看着我。

我点点头,又仔细地看了两眼,确认无疑之后,才缓缓地说:“这个东西原本是我的,后来我送给倪睿了,但是倪睿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了。我也不知道,它怎么会在这里……”

“倪睿?董柯的哥哥?我师弟的儿子?”听我说到这件事情跟倪睿有关系的时候,他惊讶得不得了。

“嗯!”

陈玄看看我,又仔细地打量了这个符一遍。此刻我虽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是我看他的眼神里满是惊恐,便知道这件事情另有蹊跷。

他看看这个符,又用眼神来来扫了我好几遍,若有所得似的猛地一阵儿点头。紧接着又说:“如果这个符是你的,那就难怪了。这个是三尸符,能够祛阴辟邪,所以你才能够逃过命里的那一次劫难。”

“如果是这样,倪睿为什么会死呢?”

“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我也只是听说,今天才第一次见。只是它出现在这里,恐怕不会是什么好事……”

听陈玄这么一说,我心头忍不住一阵畏惧,想要追问些什么,但是支支吾吾了老半天,也只是勉勉强强地问了一个“那……”

“这具尸体怕是动不得了,弄不好可能会尸变。你去把我的家伙取过来,我就在这里替他超度了吧!”陈玄看看天上的景象,再看看周围的环境,满脸说不出的表情。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虽是有些害怕。但是还是迅速地跑到树边,拿了他的包,迅速地往坟墓前跑去。

等我在回到坟墓面前的时候,我看见陈玄一脸正色。又从刚才的阵法中拔出了铜钱剑,脚踏五步拜鬼罡……

陈玄从阵法中抽出来桃木剑的那一刻,周围的天地的颜色变得更加的凝重,气氛也更加的诡异。而地下似乎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那个声音并不大,但是听上去却让我觉得害怕极了。

之后,陈玄看看这样的情形。也不等我把东西递给他,自己先动了起来,朝着坟墓前面的空地,走了起来。他一边往前面走,嘴里还不停地念着:“酬还良愿祭五岳,制邪扶正踩九州。不祭五岳不成愿,不踩九州哪成罡。”

我看见陈玄这样一本正经,我便知道这步伐、这周瑜肯定是法术中的一种,但是却并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玄机。更加不可能知道,他脚底下踏的步子,原来就是道家的禹步。

那是后来陈玄告诉我的,那个步子叫做禹步。禹步传为夏禹所创,故称禹步。因其步法依北斗七星排列的位置而行步转折,宛如踏在罡星斗宿之上,又称“步罡踏斗”。而五步拜鬼罡则是是西南少数民族法师的禹步,后来也因为各道士对于禹步掌握程度不一样,渐渐地成了各派区别于别派的一种形式了。

陈玄走起这禹步来,动作迅速,疾如水火、鼓舞风雷。来来三两下,走出了一个北斗七星的模样。

等他完成这一切的时候,地底下的惨叫声好像渐渐地平息了,连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才来的时候的那般平静。

陈玄看到这一切,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应该没事了,过来吧!”我再看陈玄的时候,感觉他整个人就像是被掏空了一般,脸上没有了半点的血色,全都是虚汗。

陈玄从我刚才拿过来的包里取出来一个红色的绸子,平整地放在地上。先是把孩子的尸骨小心翼翼地捡了起来,擦拭干净上面的泥土,然后又小心地放在绸子里。

我看陈玄这么做,自己虽然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但是还是跟着他小心翼翼地捡起地上的尸骨来。

尸骨捡完之后,陈玄的体力彻底地支持不住了,已经瘫坐在地上,一个劲儿地喘着粗气。

我看他脸上的神情不太对头,这边刚刚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便着急着问他:“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陈玄摇摇头,然后慢慢地说:“也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你赶紧把这个孩子的尸骨,就刚才那个位置埋下去。然后我们要赶紧离开,否则还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呢……”

陈玄说话的时候,也是不住地大喘气。从他的神情来看,事情也许并不像他说的那般轻松。

这周围黑漆漆的一片,虽然没有什么古怪,但是脚下的这一片地上毕竟还是埋着一具陈年的尸体。而且陈玄为了这件事情已经成了现在这幅模样,若是真的还有点什么事情的话,恐怕我们俩都在劫难逃。

所以我看看他,小心翼翼地包好,这边正准备要挖坑埋下去的时候。陈玄又说话了,他说:“把你的那个符,也埋下去吧!”

“啊?”我疑惑地看着陈玄,不知如何是好。陈玄倒是干净利落,打手之间,便把在自己手里握得滚烫的那道符扔给了我。符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我的手边。

陈玄什么都没有说,就是这样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意思就是叫我不要迟疑赶紧行动。

没有办法,我把符轻轻地裹在红布里面,在斜着眼睛瞟陈玄。趁着陈玄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把符咒藏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做,只是脑子一热,觉得这个东西还不应该埋了他。后来,我努力地想,终于想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了。其实原因很简单:齐叔送我这个东西的时候告诉我,或许它可以救我一命,我顾不上我自己,我倒是希望这个符可以救醒一直昏迷在医院的顾盼。

把符藏在自己的身上,三两下一刨土,便把这个孩子的尸骨埋妥当了。之后,我们俩便开着车离开了这个地方。

陈玄的身体虚弱得不行,所以只能是我去开车。但是开车的这一路,我整个人都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我,好像总有一个什么东西在像我逼近一般。

这不是,这里刚刚有这样一种预感,从辅路进入下山的主路的时候就遇到了这事情。

那个时候,我正为了一直坐在车里,心里觉得无比的沉闷。正感觉自己被周围的气氛压抑地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突然之间一辆汽车横冲直撞地开了过去。

这辆车的开得很快,从山上下来的时候,也是开得弯弯曲曲的,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

眼看着两辆车就要撞上了,我这边猛的一个激灵,迅速地踩下了急刹车。车飞出去好远,才勉勉强强停了下来。

我被吓得不轻,所以把车挺稳之后,就忍不住靠在座位上猛烈地喘着粗气,一身地冷汗顺着自己的皮肤不停地往下流。浑身上下使不出半点的力气,就像是虚脱了一般,只有手还能动,就跟着不停地颤抖。

正是因为我这样一个急刹车,陈玄彻底地醒了。他差点被我从座位上甩出去,这会儿也正看着座位喘粗气呢。

我看看他的脸色,更加是没有半点儿血色了,惨白得就如同一张白纸一般。

“怎么回事儿?”过了半晌,陈玄才从刚才的惊恐中彻底地清醒过来,一脸责备地看着我,说话的语气就特别严肃。

“刚才那个车,差点儿就要撞上我了,所以我才踩的急刹车!”其实这件事情我也挺委屈的,莫名其妙地遇到这么个事情,差点儿丢了自己的小命不说,这会儿还落下了好一通的埋怨。所以,我也着急着跟陈玄解释,也正因为自己觉得无辜,所以说话的声音委屈得已经有些颤抖了。

“你下来!”陈玄命令般地说,还不等我反应,他自己就解开安全带,从车子后来绕到了驾驶员的位置,拉开车门,一脸正色地看着我。

“我……”陈玄这个人,虽然做事是那个一点儿,但是他这个正经严肃地跟我说话,我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所以只能抬起头望着他,也说不出话来。

“别废话,赶紧下车,我来开!”他看我没有什么反应,粗暴地跟我说。

没有办法,陈玄的眼神根本就是命令。所以没有半点儿商量的余地,我看着他的眼神,也只能缓缓地解开安全带,从驾驶员的位置上让开了。

我这里刚刚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坐下,陈玄就自言自语地说:“如果是我开,这还能保住一条命,若是换成你开的话,恐怕连命都保不住了!”

我最开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只以为他还在为了刚才我的那个急刹车跟我生气。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而是跟他给我看的相有关系。

陈玄说我是短命相。命中注定有三劫,前面两个劫难,已经逢凶化吉了。第三个劫难,如果不好好应付,恐怕是迟早性命不保。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的害怕自然是不用多说。也正是因为心里害怕,所以我把手伸进包里摸着那道符,这心里才安稳了些。

在车上的时候,小胖子的父亲就打过来,问我们处理得怎么样了,怎么还不回去。

这边陈玄一脸正色地跟他解释了好久,那边才算是明白了。但是听他的语气,便知道这件事情可能还没完。

小胖子也给我打过,那会儿我正在他家楼下,刚准备下车。

“你自己注意点,我就不上去了。记得我给你说过的话,最近几天不出门,否则谁也救不了你……”我这边刚刚解开安全带,正准备跟陈玄告别的时候,他突然之间开口说话了。

我正愣愣地看着他的时候,他只撂下这些话,转身就开车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凌乱在风中。

我在楼下站了一会儿,才一个人小心翼翼地上的楼,自从陈玄跟我说了那些之后,我总感觉周围像是有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朝着我扑过来,一口咬住我。

这边,我刚刚回去。小胖子就用这样的眼神死死地盯住我。他的眼神怪怪的,就像有什么事儿一般。

“怎么了?”我满脸狐疑地问他。

“你过来,我给你看个东西……”说罢小胖子转过身就往屋里走。

走到客厅里,他捡起茶几上的一个红色的东西交给我。我细细地看看,那不是别的,正是一封红色的请柬……

长春哪家医院治疗银屑病权威
北京丰益医院在线预约
贵阳哪个医院看癫痫
三亚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遵义癫痫病治疗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