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绝世妖尊 第三百一十五章 螳螂捕蝉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0:41

绝世妖尊 第三百一十五章 螳螂捕蝉

古尘知道,老乌和墨问以前就是朋友,现在获知老乌离去的消息,他心里肯定不舒服,便也沒有再说什么,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在秦荣离开大概半个时辰之后,突然,一股强大的元气波动,猛的从镇东的方向传來,古尘和墨问同时站了起來,

房屋坍塌的轰鸣声,哭喊声,仿佛世界末日了一般,

墨问刚欲动身,突然,古尘一把抓住了他,四目相视,古尘缓缓的摇了摇头;“相信我,现在还不是出去的时候,再等等,”

“可是……,”哭喊声回荡在镇中,墨问一脸急躁,

古尘道;“他们有十个人,若是四散而逃,我们根本拦不住,若是有活口留下,那么以后会带來不小的麻烦,必须要让秦荣将人引到火云山,不然,沒有办法一打尽,”

墨问愤恨的攥了攥拳头,但是最终又坐了下去,

轰鸣的声音不断在镇中响起,镇外的惊慌声,哭喊声越來越大,终于,当元气的波动不再的时候,古尘和墨问这才起身,然后离开了这座荒废的院子,

镇东,等到古尘和墨问赶到的时候,早就已经不见秦荣和方家人的影子,剩下的只是一地狼藉,

数条街道被摧毁,数百米之内的座房屋倒塌,哭喊声响成一片,甚至是就在古尘和墨问两人的脚下,一个**岁的孩子岣嵝而死,

“如果我们早点出來,或许就不会这样了,”墨问满脸愧疚,

“不,”古尘摇了摇头,他俯下身将小男孩的尸体正过來,道,“若是我们早点出來,只怕死伤的人远远不止这些,“

墨问皱了一下额头,

古尘继续道;“这些方家的后生,都是方家的掌中宝,对他们來说,他们的身份自然尊贵,所以,漠视生命对他们來说,会很自然,虽然我们是龙虎卫,但,他们是从府域來的,不管你信不信,若是我们出现,不但不能阻止,还会有更多的人丧命,毕竟都是一些未经过生死的少年,容易激动,一旦上头,死亡人数,至少是现在的三倍,”

“你怎么这么肯定我们喝止不住,”墨问有些奇怪,

“证据都在这呢,”古尘示意的看了一下地上小男孩的尸体,

墨问这才发现,这个小男孩并非是死亡什么房屋倒塌,而是被人踢死的,胸口凹陷,恍然是被人一脚活生生的踹死,

墨问的脸色一下沉了下來,

古尘继续道;“看到了沒有,这群人,根本就不知道生命的珍贵,说他们漠视生命,一点也不假,这种人,必须一个也不能放过,”

墨问冷声道;“那就别耽搁时间了,我已经有些等待不急了,这群人渣,若是让他们成长起來,岂非就是日后的祸害,”

四目相视,古尘先是笑了一下;“放心,只要他们去了火云山,那么一个也活不下來,”随后迈步走进了黑暗,

天空中,数道流光划过,此时的秦荣,像是一只落败的家犬,正在狼狈逃窜,而在她的身后不远处,正是十个少年追赶,

看年龄,不过十六七岁,还未完全褪去稚气的样子,和古尘当年颇为相似,但是,言语中却让人忍不住的心颤,

十人中,有男有女,其中一个女人道;“秦荣这个贱女人,跑的真实太快了,还好我们这次十人出动,一定要将她抓住,”

“然后呢,”一个男子道,

“然后,”女人狰狞一笑;“我要毁了她的脸,割下她的双乳,看她还怎么勾引男人,哈哈哈,”

“不不不,你太仁慈了,这算是什么,应该将她的皮整张剥下來,沒了皮之后,我看谁还喜欢她,哈哈……,”

一阵大笑之后,突然,一个声音道;“大飞,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今天好安静,”

一个稍微显胖的男子道;“沒什么,我刚才在想一件事情,在镇上的时候,我踢死了一个碍事的孩子,我在想,如果我当时不是踢的他的胸,而是踢的他的脑袋,踢爆他的脑袋,他母亲还能认出來吗,”

十人中,另外九人先是一愣,随后全部哈哈哈大笑起來,只是他们在笑的时候,沒有注意到,逃在他们前方的秦荣,嘴角浮现了一抹阴冷;“火云山,真的好让人想念,还好,这马上就要到了,”

……

古尘和墨问两人不急不缓的赶往火云山方向,墨问不禁道;“古尘

,你倒是快点啊,晚了,万一秦荣被他们抓住怎么办,”

“抓住,”古尘笑了一下,“放心好了,他们是不可能抓住秦荣的,”

“你,那你倒是快点啊,你不是说,方家的人可能已经來到了凤阳城吗,万一被他们抢先怎么办,”

“时间上应该來得及,方家人的动作的就算是再快,也不会有我们快,只要到了火云山,杀这些熊孩子,很简单,只是,我在思考一件事情,”

墨问不禁的怔了一下;“什么事情,”

“你可听说过传音玉,”

“传音玉,什么鬼东西,”

“就是拇指大小的一块玉,可以随时戴在身上,只要距离不是过分的远,分别的两人就可以通过传音玉通话,你不知道,”

墨问想了一阵,最终摇了摇头;“从未听说过,若是真的有这么方便的东西,我们传话还需要什么灵雀,这东西简直是太方便了,”

果然沒有,

古尘不禁的点了点头,他感觉,等到空闲下來之后,倒是可以问问林川,因为这种东西,貌似只有他有,

不过,也幸好清风府沒有这种东西,不然,不等古尘返回凤阳城时,恐怕方家的这些后生,已经收到命令离开了,

……

火云山,和古尘当年來的时候,依旧沒有什么差别,夜间,整座山通体泛红,内部像是有一股狂暴的火焰被包裹,时刻等待爆发,

古尘和墨问两人悬浮在火云山上空,但是四周却不见秦荣和那些方家弟子的身影,

墨问不禁的皱了一下额头;“古尘,会不会是我们來晚了,然后……,”

古尘摇了摇头;“你想多了,秦荣是不可能出事,就算是出事,也不是这些娃娃兵能对付的,他们应该是在玩猫捉老鼠,”

“猫捉老鼠,”墨问的额头狠狠的皱了一下,

古尘点了点头,随后道;“对了,你先离开吧,”

“什么,”墨问愣了一下,“古尘,你什么意思,这么看不起我,”

古尘苦笑;“我哪里是看不起你,只是我想了一下,若是让你在现在出面,恐怕会有麻烦,”

“这能有什么麻烦,”

“你别逞强,”古尘道,“你这凤阳城统领的身份,方家人还真不放到眼中,若是被他们误会,你和我一起杀了他们的人,你肯定会遭到报复,”

“可是我人都來了,”

“还是藏起來,”古尘道,“你先藏起來,我预计,方家人和我之间,相差不多少时间,万一方家人真的找來,你再出來装作刚到,如此,既能圆场,也能脱离方家以后的报复,好了,就这么说定了,赶紧去藏起了吧,”

“可是,显得我好贪生怕死,”

“你好麻烦,这是计划,谁说你贪生怕死了,”

墨问闷闷的挠了挠自己的光头,最终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此刻,古尘这才看向了下方的火焰山,

古尘喃喃;“既然,你们这么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那么我就让你们好好的玩个够,”

说罢这番话,古尘直接坠落,但是却不是坠落在火云山,而是落在了山外,

……

火云山,一堆碎石后,藏着一男一女两个方家子弟,女人道;“真是奇怪了,我们明明看到秦荣那个贱人,落到了山上,怎么就不见了呢,”

“嘿嘿,肯定是藏起來了,放心好了,山上一共只有这两处洞窟,不是这个就是那个,这两个洞府中,必有一个是她藏身的地方,”

女子道;“既然这样,我们何不直接进去呢,在外面耗着做什么,”

“你傻啊,她中了元灵散,时间越长,体内能调动的元气越少,看,待到天亮时分,我们直接进去拣人就好,现在,她若是拼死反抗,说不定会出现什么意外,”

“倒也是,不过,这样一來不该是守株待兔吗,怎么会是猫捉老鼠,”

“你……,”

“你废话有点多啊,”

一个压低的声音突然在两人上方响起,男女同时一惊,随后猛的抬头,然后惊愕的发现,竟然是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银发男子,

啪,

在两人刚刚抬头的瞬间,古尘直接伸出双手掐住了两人的脖子,

“嘘……,”

不到两秒钟的嘘声之后,古尘松开了自己的双手,而这一男一女,双眼大睁,脖子已经彻底的扭曲,古尘轻声道;“我像你们这么年轻的时候,从來沒敢想过视人命如草芥,好好的反省反省,然后投胎再來吧,”

说罢这番话之后,古尘这才看向面前的洞窟,喃喃道;“秦荣,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竟然被一群后辈暗算,还中了毒,呵,不知,这算不算是阴沟翻船呢,”

说到这,古尘狡黠一笑,随后轻身而起,像是一个飘荡的灵,悄无声息……,

商丘好的男科医院
河南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金昌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商丘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河南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