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永夜君王 章一六七 这个样子,真的好吗?

发布时间:2019-12-04 21:38:44

永夜君王 章一六七 这个样子,真的好吗?

千夜望定玛歌,淡道:“公爵怎么了,让他跑吧,回去不养个三五十年,恐怕都不能出来见人。倒是你,我还记得你,刚刚跑得挺快,怎么这次不跑了?是要与我决一死战吗?”

玛歌呼吸忽然有些急促。

他发现,千夜气息也是不稳,这是明显虚弱的迹象。想想也不奇怪,千夜斩杀众多永夜强者在先,重创魔裔公爵在后,怎么可能没有消耗。现在他想必是油尽灯枯,只是在故作声势罢了。

若是如此,那岂不是机会?

刹那间,他仿佛看到了巨大功勋、声望自天而降,无数资源被赏赐下来,又有众多美女投怀送抱,甚至就连那高高在上的夜瞳殿下,似乎也要对自己另眼相看了。

玛歌越看千夜,就越是顺眼,仿佛一个硕大的功勋包立在眼前。

千夜见他脸色古怪,心念一转,就猜到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再往周围一看,只见不远处一群伯爵子爵也在鬼鬼祟祟地往这边凑,明显也是打着占便宜的想法。

千夜失笑,道:“真没想到,胆大的还不少。”

他一个虚空闪烁,就出现在那群永夜强者中间,领域骤开,狠狠一镇,紧接着就是生机掠夺,瞬间就令过半强者生机全无,只有两名实力伯爵,也是摇摇欲坠,被千夜一剑一个,当场了帐。

得到众多强者精血,千夜血核脉动,瞬间进入沸血状态,在玛歌目瞪口呆中,气息节节攀升。

“怎样?”千夜问。

“愿降!”玛歌一如既往的干脆。

黑暗大军,就此溃败。

因为败兵实在太多,帝国人手有限,且无力收容更多俘虏,因此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多数敌人四散逃走。

而与帝国经历长久残酷战争,且在夜瞳麾下实在暂时统一后,黑暗种族也学得聪明了,要逃就向各个方向逃,不给帝国追击歼敌的机会。

千夜立于战场中央,看着麾下战士清扫战场。此役实是宋子宁之后从未有过的大胜

,所在人都是兴高采烈。望向千夜的目光已经是彻底的崇拜了。军中之人,一向敬重强者,千夜中军直进、斩杀众多强者,重创公爵,实是无比霸气。

大家都看得明白,包括三神将在内都是战果有限,绝大部分战果军功都是千夜一人所得。

三神将自然不用去干打扫战场的杂活,都站在千夜身边,个个神情古怪。

玛歌跟在千夜身后,完全无视了在他眼中完全属于菜鸡的三位神将,全部注意力都在千夜身上,赞叹道:“大人容貌风采,实是我这一生所仅见!议会中想必已经为您留好了位置,只要您愿意想去,至少得是资深议员。”

千夜摇了摇头,“我不会去的。”

三神将都暗中松了口气。

“大人不去也是应该的,说老实话,现在议会里暮气沉沉,都是些没什么用的老家伙在那里占位置。您若是去了,必然不开心。也只有您的才华容貌,才能配得上那一位。”

听到最后一句,千夜终于有了反应,回头看了玛歌一眼,道:“你怎么说也是出自十二古老氏族,这个样子,真的好吗?”

玛歌一脸理所当然,“有什么不好?在真正的王者面前,尊严都是浮云。我也听说过您的许多事迹,连群峰之巅都拜服在您脚下,我一个小小的荣耀侯爵算什么。”

“我和群峰之巅只是合作,而且他们派来的也到威廉这一层。”千夜不得不澄清。

“威廉!就是那个经过两次灵魂启迪,还未完全成年就已经是公爵的威廉?连他都追随您了?!”玛歌双手捂胸,眼看又将是一连串咏叹调。

千夜皱眉,不得不止住他,道:“威廉和我算是……老朋友。我们只是合作,合作,明白吗?”

“明白。大人怎么说,就怎么是。”

千夜望着玛歌,淡道:“你接下来是什么打算?要和塔图姆一样吗?”

“如果可能,我还是希望能够交一笔赎金,换回自由之身。我的家族在氏族中很有势力,也很有钱,一定能够给出大人您满意的条件。”

此时文渊公实在有些忍不住,道:“大人,您……不给这位上点什么禁制吗?”

千夜一怔,“要什么禁制?”

“他这样,万一出手偷袭您……”

千夜失笑,“谅他不敢。”

玛歌老老实实地道:“我是长生种,还想多活几百年呢!”

“可是他说不定会逃跑……”

千夜向玛歌看了一眼,道:“上次是为了抓塔图姆,现在嘛,就只有他一个,让他跑跑看?”

玛歌苦笑,“大人您的虚空闪烁现在可是闻名永夜,我又不傻,怎么会跑?上一次跑,是因为有人在后面垫背。”

千夜负手而立,忽然道:“她应该知道我来了吧?”

玛歌道:“这个时候,战报肯定应该已经到了后方。如果殿下还在处理军务,那么应该是看得到了。”

“应该?”

“是这样的,最近殿下不太爱处理军务,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有兴趣翻一下战报。”

千夜皱眉,道:“也就是说,这段时间都是你们在自行战斗?”

“我们也都是按照殿下此前的布置战斗的。”玛歌说得很有艺术。

千夜向三位神将看了一眼,三人都有些愧色,其中鸣海公最为老道,居然还胀涨红了脸,实是让千夜刮目相看。

神将对身体各部位的控制已是本能,念到即动,想要不动声色实在是太容易了,反而是红脸实是罕见。连个战将都能办到的事,鸣海公会做不到?他这张老脸,就是红给千夜看的,以示羞愧交加。

如此一来,千夜倒也有些不好意思借题发挥了。三位神将其实都被打得寒了胆,未战先怯,哪能不败?

他们还以为面对的是夜瞳,谁知夜瞳早就不理军务,随便派些手下,就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她不处理军务,都在做什么?”

“这个……属下怎么知道?”

玛歌脸皮之厚,让三位老神将都为之侧目,这才刚刚投降,就自称属下了。

夜瞳此刻并没有处理军务,虽然经过办公室,但对堆得高高的公文战报看都不看一眼。一名男爵匆匆而来,猛然看到夜瞳,大吃一惊,差点把手里的公文丢在地上。

“陛下,这是今天最新的战报,紧急程度都是……都是最高级别的。”这名年轻男爵太过紧张,以至话都说不利索了。

“知道了,放在那里吧。”

“陛下,可是……”

“我说,放在那里!”夜瞳重复了一次。

男爵脸色惨淡,全身不可抑止的颤抖,勉强将公文放在办公桌上,然后就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刚刚出门,就听扑通一声,在门外摔了个狠的。

夜瞳看不都看公文一眼,走到落地窗前,推门而出,来到外面露台上。

入眼,是一座很具规模的城塞。连绵的高墙将大片土地保护在内。城塞内街区划分得整整齐齐,有成片的工坊,营区,仓库,和起降场。动力塔足足有九座,供应着这座庞大要塞所需的所有能源。

在视线尽头,隐约可见那道冲天的黑火柱。在这天地伟迹面前,一般强者都会自觉如蝼蚁般渺小,夜瞳却是与它平视。和初时相比,黑火火势已经小了很多。

虽然夜瞳目力远超所谓强者,才能看得到天坑的黑火柱,但是要塞的位置,距离天坑已经很近了,更是扼守了多条通往天坑的通道。

远方有一座山峰,孤高绝立,是更适合控制天坑的地点。只是黑火现在还太猛,那座山峰上只有少许强者能够立足,不适合驻扎军队。

夜瞳目光在孤峰上停留一刻,就收了回来。

办公室外,走廊尽头,一名血族公爵匆匆而来。他忽然一把拉住男爵,问:“今天的战报送给陛下没有?”

“已经送过了。”男爵又开始颤抖。他毕竟年轻,而且血族之间血脉压制格外明显,在一名公爵面前能够站稳,已经算是不错了。

“那陛下看了吗?”公爵又问。

“没有。”眼见公爵脸色阴沉,男爵急忙补了一句:“我放下就出来了,不知道陛下后来看没看。”

公爵脸色这才好了些,来到夜瞳的办公室门外,敲了敲门。

“进来。”

公爵推门而入,却没有看到人。

夜瞳的声音自露台传来:“就在那里说吧,我看看风景。”

黑日山谷用穷山恶水来形容都太轻了,哪有什么风景可言?不过公爵这话当然不会说出口,他就站在门口,恭敬地道:“陛下,前线最新战报,拉尔戈公爵战败,孤身逃回来。他伤得很重,需要立刻送回魔裔的大陆休养。”

“那就送回去,让备选的顶上。”

“陛下,关于拉尔戈公爵的战败原因,我想……”

“我在看风景,暂时不想听。”夜瞳声音冷淡。

“您应该听一下,因为他败得太快,也太惨了。能够这样击败拉尔戈的人,您一定会想知道的。”

“说。”

“千夜。”

小孩脾虚怎么调理
小孩眼屎多
幼儿小便黄
宝宝大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