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仙门主宰 第三百一十五章尸山血海

发布时间:2020-01-17 02:05:38

仙门主宰 第三百一十五章尸山血海

莫云天邪魅一笑:“我想你会自己告诉我的。”

浩淼之剑翻侧,一股浓郁至极的滔天血气冲天而起。那冷酷而血腥的杀伐味道,竟有着一种咸海般的呛鼻腥味。

体内一尊轮盘疯狂转动,积蓄已久的灵力仿佛沉寂了数百年的火山一般彻底爆发。

无边的血气开始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出,这血气与此前莫云天用血魔剑施展出来的剑招又有所不同,血气掺杂着水柔之力,就像是鲜红的血液之中diǎn缀了一些绿色光斑,莹莹闪闪瑰丽如明珠一般。

浩淼之剑的剑身开始不规则的震动着,终于自行从莫云天手中自动飞到了虚空悬浮。

剑鸣轻扬,刮起一阵阵无形的飓风。

斩灵剑诀第三式——尸山血海!

那是一幕千军压阵,杀伐当道的场景。尸山血海,白骨盈野,滔天的杀气似乎将整座楼层淹没,沉浸在一片翻滚的血河之中。

戗!

长剑横立,被一层血光包裹的剑尖指向余下的三名筑基高手。

一股令人肝胆俱裂的杀伐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在这气息之下三名筑基高手仿佛置身在千万人骑的战场之上,喊杀声,战鼓声,马蹄声,声声如雷。一片片的尸体倒下,一根根的利箭横空。那是一种令人窒息的铁血杀伐,没有上过战场的人,在这股气息之下别説反抗就连站立的勇气都没有。

“不好,这是心魔。”

突然那驼背的中年人一声大叫,竟是采用了对付心魔的办法将手中的兵器狠狠的插在了大腿内侧。

钻心的剧痛疼得他五官抽搐冷汗直流。然而,在睁开眼睛之时,眼前的景象依旧一成不变,他所做的一切全是徒劳。

“你太天真了。”

一道梦魇般的呢喃声仿佛穿透了驼背男子的耳膜一下子钻入他的灵魂深处。也是在这时,驼背男子双目骤然一缩,在他的意识里面战场之上一个本已经死去的人将军突然站了起来,手拿一柄断剑狠狠的刺向了自己的心窝处。

驼背男子亡魂皆冒,下意识的撑开护体灵力使劲了浑身解数来阻挡这必杀的一剑。

也幸好这人反应足够迅速,这一剑只是将护体灵力破开,剑气的锋芒消耗干净,只是以纯粹的力量像铁锤一样撞击在驼背男子的胸膛。

啊。

男子一声惨叫,现实中他竟然自己拿起了手里的雷锤在胸口处狠狠的敲了一下。然后整个身体就像是被火车头迎面撞上,倒飞出去十几米远,将窗户撞破从三楼扑通一声掉了下去。

性命无碍,但也昏迷不醒。

“轮到你们了。”那恶魔一般的诅咒在另外两个弟子耳边同时响起。

幻象之中,战场上交锋的两支军队仿佛突然之间发现了这两个入侵者,然后所有的士兵将军调转枪头,向着他们两人冲杀而来。

一次次浴血,一次次冲杀。死在两名弟子手上的士兵多达上千之数,然而面对这千军万马,如此恐怖的数字却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终于,两人先后中招。惨叫声淹没在了血腥的战场上。

外界,两人身体无恙,只是印堂处泛起了一缕缕黑色纹路。这是灵魂受创的表现,他们的气息也在同时萎靡不振,别説战斗就是动一下手指都觉得浑身上下钻心的剧痛。

哐当。

伴随着两人身体倒地,虚空中那一柄浩淼之剑也黯淡无光的掉了下来。

绿色的霞光内敛,一层层铁锈如同活物一般长满了整个剑身。

断剑无锋,锈迹斑斑。

莫云天竟然连自己手中的剑都没有接住,可见施展了这一招之后,他体内的灵力消耗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莫云天勉强的站立着,两条腿就像筛糠一样的颤抖不停。

飞鹰阁,龙跃盟双方人马分别停止了战斗。一瞬间,虚弱的不成样子的莫云天又成为了视线的焦diǎn。

望着那五个昏迷的昏迷,虚弱的虚弱的筑基高手们,全场寂静,就连呼吸声也似乎停止了。

不需要任何的言语,从在场众人脸上呆滞的近乎石化的表情,就可以知道他们心中掀起了何等的惊涛骇浪。

以一己之力,硬拼五位筑基高手。不仅胜了,还将对手全歼。这等辉煌战果,就算是欧阳晔和梁天成两人也不禁感到一阵阵的心惊肉跳。

他还只是个少年而已啊?

现在就已经如此妖孽,若是任由他成长下去,难不成还要将整个战魔宗外门乃至内门都踩在脚下吗?

这是个妖孽,十足的妖孽!!!

飞鹰阁的人又敬又畏,龙跃盟的人眼神之中开始露出恐惧与迷茫之色。唯有梁天成的表情最为纯粹,那是一种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森然杀机!

此子若不除之,早早晚晚必成大患!

“龙跃盟的弟子听令,不惜一切代价为副盟主等人报仇!”梁天成大手一挥,目光阴狠中带着一股子隐晦的忌惮之色。

身在宗门之中,他自然不可以随意的喊打喊杀。只不过他梁天成何许人也,想要毁灭一个人,一定要将他杀了吗?

这是只有蠢人才会想出来的办法,对于梁天成来説,他有一百种方式让莫云天从此一蹶不振,废了他的道心,远远要比杀了莫云天来得还要残忍痛快。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先将莫云天打败。

“是。”

本已经心生惧意的龙跃盟弟子闻言大震,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没有一个人会是傻子。眼下这种情况,任何人都看得分明。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不成功便成仁!

“莫云天,今天有你没我。”

有人叫嚣着,疯狂的冲向已经摇摇欲坠的莫云天。

像是起了连锁反应一样,一大波人都是举起了手中的刀剑带着浓浓的杀气,一脸毒寡的杀将上来。

“哼,想动莫师弟,我们飞鹰阁的兄弟答应了吗?”

这边,飞鹰阁的人马迅速将莫云天牢牢的保护了起来,战斗再次开始。

并且这一次的战斗惨烈情况远远超过了先前,谁都知道眼下才是龙跃盟和飞鹰阁一较高下的决战时机,任何的胆怯和弱懦,都将带来无可挽回的惨痛代价。

莫云天已经将浩淼之剑重新拿在了手中,当做拐杖一样支撑着他摇摇晃晃的身体。

纵然体内丹田灵力完全干涸,莫云天的表情却依旧冷峻如故。他视线冰冷的注视着战局,特别是与欧阳晔打作一团,时不时想要突围过来给自己补上一招的梁天成身上。

这个口蜜腹剑的xiǎo人,如今已经肝火大动。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

苍天之啸!

突然,与欧阳晔交战的梁天成丹田处暴起一团璀璨的光华,他全身气息流动,将身上的衣袍撑炸。头冠一瞬间支离破碎,一根根黑发狂舞,仰天一声长啸。

这是针对修行者灵魂的一招绝杀,在长啸声中在场绝大部分人灵魂遭受震荡,浑浑噩噩起来。

就连强如欧阳晔都有一瞬间的失神,等她神智恢复过来以后,下意识的心里一突:“不好!”

眼前已经失去了梁天成的身影,转身看去,只见这厮突破了重重阻碍,如疯魔般闯入飞鹰阁阵营的中心。

“无那xiǎo儿,吃老夫一掌!”

梁天成全力施为,下拍的手掌在灵力缠绕之中变得如山般大xiǎo,这一掌拍下去竟有些泰山压蝼蚁的激烈感官刺激。

掌印轰塌,这片空间都是骤然一缩,空气纷纷爆裂。一条条空间裂缝就如同细xiǎo的钢针一般时隐时现。

这一掌毫不留情,竟是报了将莫云天全身骨头砸成粉末的疯狂。

苍天之啸的威力,也是令莫云天心神一阵恍惚。但在梁天成飞来的这个过程之中他早已经清醒。

面对突然袭击而来的掌印,莫云天唇角诡异的下弯,露出一道冷冽弧度。

“等你很久了!”

莫云天脚掌一踏,本来摇摇欲坠的身体仿佛再度恢复了dǐng峰状态,将脚下的地板踩成一片齑粉的同时,他身形冲天而起。与此同时,莫云天左手之中一枚圆溜溜的丹丸,被他迅速塞入了嘴中。

回天丹,可在呼吸之间恢复筑基境界修行者全部修为的逆天丹药。代价是,服用此丹药的人在未来的几天里,会在床上躺上个三天五天的。

丹药入口即化,滚滚药力化作洪流冲入莫云天四肢百骸。

丹田中,匮乏的灵力一瞬间充满。

莫云天擎剑的手臂条条血管暴张,宛如虬龙一般疯狂蠕动给人一种雄浑的力量之感。

下一秒,梁天成神识牢牢锁定的莫云天竟然诡异的从自己眼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流光以着罕有的极速,在梁天成瞳孔中寸寸放大。

那是一束无法形容的光芒,堪比太阳般耀眼,却不炽热反而给人一种浑身发抖的彻骨寒意。

一diǎn寒芒,犹如摧毁万物般的锋锐。一往无前,泯灭一切生机。

斩灵剑诀第二式——送君黄泉。

以梁天成的修为,甚至连震撼的时间都没有,自己的掌心已经和那一diǎn寒芒触碰到了一起。

咔嚓。

掌法虚影在一瞬间崩溃,化作漫天的光斑迅速湮灭。

而之后,梁天成的肉掌渗出一缕殷红,一股极道的阴寒之力钻入体内经脉之中肆意破坏。

啊!

梁天成终于发出了一声惨叫,只是这么一转眼的功夫,那阴寒之力竟然将他体内的灵力腐蚀了一般有余。这才被梁天成以着强横的修为给硬生生的逼出了体外。

他疯魔般的五指并拢,一拳轰向那一diǎn寒芒。

血箭再度飘红,梁天成的肉掌上掌背有着一个针眼大xiǎo的窟窿鲜血狂飙。

但这一拳也将一diǎn寒芒打飞了出去,在虚空中寒芒划开一柄剑和一个人再度显现,巨大的力道使得莫云天身体笔直的向上空翻飞了出去,竟然连房dǐng都给捅了一个大窟窿。

“师姐,此时不战,更待何时!”

楼外,传来莫云天飘渺的一声呐喊。灵力十足,看样子根本就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来源

上海长海医院
河北省任县妇幼保健站
沧州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济宁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威海牛皮癣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