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天才灵帝 第018章 无伤

发布时间:2020-01-16 18:30:51

天才灵帝 第018章 无伤

不同的强者,身上的威压也是不同的。

黑俊虎感觉出来这是父亲的威压,先是一愣,接着露出喜色,大声喊道:“父亲,你来了!”

黑俊虎的父亲,自然是黑家的族长。

这位族长本人未到,威压却先到了,也不知道是在威胁方君玉,还是在摆谱,亦或者兼而有之。

无形的威压朝着方君玉扑了过去,好似虎啸山林,猛龙出渊。

威压虽然无形,却有着一定的杀伤力,能对人的灵识造成冲击。

如果是普通人面对这种威压,肯定会被吓得瑟瑟发抖,甚至直接吓昏过去!

好在方君玉有南宫清暗中相助,身上有着一层无形防护,根本不惧这种威压冲击,甚至一点压力都没感觉到。

就在这时……

“黑族长好大的威风!”

一道苍老声音突兀响起,话音刚落,凭空冒出第二股威压,与黑家族长的威压硬撼在了一起。

这股威压浩荡中正,就好像一座巍峨的高山,与黑家族长的威压截然不同。

两股威压彼此冲击,进行着无形的交锋。

方君玉感觉得到,这第二股威压是老门主发出的!

姜山也来了!

看来这边发生的事情,已经惊动了双方势力的当家人,逼得两位当家人出面了。

“哼,姜山,你的人打了我女儿几巴掌,未免也太不把我们黑家放在眼里了!”一道冷哼声响起,接着就见一辆马车疾驰而来,马车用的是上好的木料,拉车的马匹更是神骏无比。

黑家族长的威压从马车中散发出来,他本人显然就坐在其中。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从另外一个方向凌空跳来,正是姜山。

姜山表情凝重,一路跳到了方君玉身边,望向了疾驰而来的马车。

“小辈年轻气盛,闹矛盾很正常,对于他们也是一种磨练,并非全是坏事。我们这些当长辈的,还是不要自降身份插手为好。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坏了我们两家的和气,实在是有点不值得,黑族长以为如何?”姜山商量道。

“我可不认为这是小事,如果这是小事,世上就没有大事了。我的女儿只有我可以教训,轮不到别人教训。如果女儿被打了还当做没事,岂不让清风岭的人笑话。我们黑家的人,可不会这么窝囊。今天这件事,孤绝门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冰冷的声音从马车中传了出来。

“不知黑族长想要什么样的交代?”

“简单。你让那个小兔崽子出来,当众自断一掌,哪只手打了我女儿,就把哪只手掌剁下来。这样的话,这件事就既往不咎了。”

此言一出,姜山与方君玉这一老一小同时扬起了眉毛,面露不悦之色。让方君玉自断一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是他们两人,就连藏身于乾坤戒中的南宫清都有些怒了,传出一阵阵愤怒的意念波动。

姜山面沉似水,沉吟数息,摇摇头道:“这种交代未免也太强人所难,孤绝门恕难从命。”

“如果你们不答应的话,就别怪我们黑家不客气了。”马车的车门打开,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从中走了出来。此人长着剑眉虎目,顾盼间威风凛凛,正是黑家的族长黑天行!

“黑族长,我们孤绝门确实比不上黑家,可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两家若是发生冲突,你们黑家也不会好过。若是黑家实力大损,想要保住清风三雄的地位,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清风三雄另外两家势力,可都在看着你们呢。”姜山说着,扭头看了看四周。

四周的屋顶上,不知何时起多出了几道身影,其中赫然包括清风三雄另外两家势力的重要成员。这里发生的事情,竟然把他们都惊动了。

很显然,这些势力会很乐意看到黑氏家族与孤绝门发生冲突,然后坐收渔人之利。

黑天行望向四周,冷哼了一声,这种局面,他当然也看得出来。

“黑族长,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看这样好了,由我这把老骨头来代替小辈受罚,给你们黑家一个交代。你出手打我一掌,我用身体硬抗一下,绝不还手反击,让你好好出出气。这一掌生死由命,一掌过后,谁也不许再秋后算账,追究刚才的事情,你看可好?”姜山笑着问道。

若想要化解这场矛盾,必须给黑家找个台阶下,总得付出一点代价才行。

硬抗黑天行一掌可不是闹着玩的,方君玉大惊道:“老门主!万万不可!”

姜山摆摆手,示意方君玉不要干预。

“方君玉,不用担心,我可以在暗中帮忙保护你的门主,不会让他受重伤的。这件事再闹下去也是麻烦,能用简单的方式解决再好不过。”南宫清也在这时传音道。

方君玉确认南宫清会帮忙,这才放下心来,不再横加阻拦。

黑天行双眼微眯,眼中凶光闪烁,权衡着这件事的利弊。比起弄断方君玉的手掌,重伤姜山甚至杀死姜山显然更具吸引力,若是成功的话,整个孤绝门都会垮掉,到时候别说是废掉方君玉的手掌,就算把孤绝门一口吃了都没问题!

“老匹夫,你未免也太自大了一点,我黑天行的一掌,岂是你随随便便就能接下的?既然你自寻死路,那我就成全你,这一掌过后,刚才的事情便一笔勾销!”黑天行缓缓抬起手掌,掌心处浮现出一方小小的黑风阵,别看这个灵阵只有巴掌大,可是传出的灵力波动却极为恐怖,远远超过了黑俊虎之前释放出来的黑风阵。

“老夫聊发少年狂,我今天就狂一次,找找年轻时的感觉!”姜山哈哈一笑,确实有些狂人之态。他往前踏出一步,落在了街道上,身形好似一棵屹立万年的苍松,巍然不动。

姜山将双手负于身后,静待黑天行的手掌,表面上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可是体内却暗暗鼓荡着汹涌澎湃的灵力。

“老匹夫,当年你手持一柄风云剑,孤身来到这里,一手建立了孤绝门。当初那么多势力排挤你,你愣是挺了过来,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是一号人物。时隔多年,我们两人已经很久没有交过手了,今日我便要再试试你的实力,看你这个老家伙有没有进步!”

黑天行爆喝一声,骤然而动,化作一道黑影,眨眼间冲到了姜山面前,挥动手掌狠狠拍了过去。掌心处的黑风阵,正拍在姜山的胸口上。凭这一掌的威力,就算碰到铁板都能打出一个窟窿。

姜山双目一凛,深吸了一口气,胸口的体积猛然膨胀一圈,把衣服都给绷得鼓了起来。

与此同时,另一股灵力神不知鬼不觉的延伸而来,护在了姜山身前,抵消着黑天行的掌力。

黑天行掌心中的黑风阵急速旋转,卷动出一股狂风,好似苍龙扭腰。

街道两侧的房屋全都遭了秧,窗户接连破裂,屋瓦掀飞而起,地面更是飞沙走石。这些被风卷起的物体,一起在风中旋转着,不断碎裂变小。

“轰!”

黑天行的掌风轰在了姜山的胸口,引发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表面上看,是姜山承受了这一掌,实际上是南宫清暗中承受了这一掌,化解掉了九成的力量。

姜山被这一掌的余力震得晃了三晃,立即稳住了身形,毫发无损。

“这、这怎么可能?这老匹夫竟然连一点伤都没受,难道他的修为已经强到了这种程度?”黑天行大吃一惊,双眼瞪得溜圆,心中骇然无比。

“咦,黑天行的攻击怎么如此绵软无力,我还以为要受一点伤才能挡下这一掌,是他故意留手,还是我高估他了?”姜山看着自己的胸口,也很错愕,心里暗暗嘀咕。

打人者与被打者双方全都愣住了,这结果根本超出了常理。

两人的水准相差不大,黑天行要比姜山强上一线。

正常情况下,黑天行猛打姜山一掌,姜山肯定是要受伤的,搞不好甚至会有性命之忧!

可是刚才这一掌根本没有造成半点伤害。

姜山被这个结果搞得一头雾水,不过没受伤就是好事,他笑笑道:“呵呵,一掌已经打完,刚才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将来我们两家势力还是好朋友,我相信以黑族长的度量,是不会出尔反尔的。黑族长,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姜门主请便。”黑天行干巴巴的应了一声,没有强加阻拦。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刚才的一掌之约已经兑现,黑天行已经没办法再拿自己女儿被打的事情做文章了。

姜山一挥手,带着方君玉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黑天行看着姜山的背影,喃喃道:“这个老头子不简单啊。看来他的修为在这些年里精进了不少,否则不可能轻松挡下我这一掌。。”

宜春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田东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癫痫病医院
青岛知名白癜风医院
张家口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